烟花三月的江南,你只去杭州西湖、苏州园林?那你真的白去了

正文:

原标题:烟花三月的江南,你只去杭州西湖、苏州园林?那你真的白去了

都说烟花三月下扬州。三月的江南,花季雨季,美不胜收。

你还计划着去大多熟知的杭州西湖、苏州园林?

偷偷通知你,江浙一带还有那么多赏花的地方,游客又少。

新沂,苏北第别名山

淡月倾云晓角悲

幼风吹水碧鳞开

此生定向江湖老

默数淮运十去来

说不清,以前的苏东坡,为何而作此诗,是淡淡的哀伤,又或稳定的喜欢。那宋时的京杭大运河前身的闹炎,那古时钟吾古城的兴荣,犹如跨越时空的承载,更名为“心怡”(新沂)之地,伴着一山一湖,带着古镇的韵,回看前世。

睁开全文

春天的花,炎天的雨,你乘着一缕清风,走进乾隆赐名的第一江山,现在光深处,便是马陵山巍峨的身影。苍松围着它的头,翠柏裹着它的身,正仰头挺直,云雾山岚间,述说千年去事,走进历史纵深。

更主要的是,这绝对是打拍照打卡的胜地。

余杭超山 梅雪纷飞

中国的梅花又有“楚、晋、隋、唐、宋”五大古梅,五大古梅,超山就有两个——唐梅和宋梅。行家总记得杭州,记得杭州的西湖,荷塘月色。全国的人们,却有许多不清新杭州余杭镇的超山梅园。

在超山,飘着雨,时而化作雪。春雨翻搅出的新泥清亮,答和着梅花香自苦寒来的幽清淡远。犹如,每一条幼路,都弯径通幽;每一缕花香,都傲骨卓然。

饭后的踱步,在大明堂附近的徽派修建,推门而入,却仿佛走进了世表桃源。桌案上的茶席,稀疏的花瓣,让吾这喜欢茶之人难以移步。屋弃里的主人说,这是一个看缘分重逢的茶室,结缘而坐,品茗一杯并不在中国茶系里的梅花茶,脑海中跃出“零完善泥碾作尘,只有香照样。”“遥知不是雪,工程案例为有黑香来。”“疏影横斜水清浅,黑香浮动月薄暮。”“不要人夸颜色益,只留清气满乾坤。”这些赞许梅花香气的诗句。口中萦绕着梅花的清远,休休脚,怎一个舒坦了得。

宿迁项王城 虞姬紫叶李

生当作人杰,

物化亦为鬼雄。

至今思项羽,

不肯过江东。

在李清照笔下,项羽是豪杰盖世。有人说,项羽自刎是为了避免战事再首,生灵涂炭;有人说,项羽自刎是想念虞姬,益汉软情;也有人说。项羽自刎是清新江东已归降刘邦……不论是何栽因为,时光流转,吾们都未可知,可乌江旁的自刎,溅首的一抹嫣红,亦是另一栽豪情,亦是一段佳话。

说首宿迁,许多人想到的也是项王故里。

却很稀奇人知,花开三四月的江南,紫叶李的娇艳,是不是曾经也掩不住虞姬的飒爽与美丽?

又或者,这是那一年霸王别姬,化泪成花的凄美。

乌江旁的一瞥,是轮回间奈何桥上的回眸。

一如项王故里,遍地的虞美人,是否也似虞姬静静守候着她的豪杰归来,盼来的却是死别。

穿一身古装,拍一组照片,也是一栽美。

张家港 另一个香山

沙洲这座城,在吾出生不久,就以国内当然良港命名为张家港。吾对于张家港的记忆,总是匆匆,每一次都如过客,路过然后离去。

在张家港也有一个叫香山的地方,大片面人的逆答必定是北京。其实吾也相通。故国偌大,重名的所在多多。而这一次,却让吾记住了张家港的香山,张家港香山的梅林。

当然,香山不光仅有梅花季。

除却景区内山南侧的梅林表,待到梅花飘落时,景区进门处可有“飞瓣飘满天”的樱花园也是美不胜收。趁便偷偷通知你,这香山可是还有徐霞客三次来此的桃花涧,又有西施以前进香时留下的采香径。益吧,你问吾为什么这些都没拍……额,顾着“人像之旅”了,适值留些遗憾下次再来。

宅家里,云旅走

全民共抗“疫”

待山花烂漫时

看疫情尽去

行家再去看故国的大益河山

posted @ 20-02-23 01:20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
powered by 昆明频与软件有限公司 @2014

Powered by 昆明频与软件有限公司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站群 © 2013-2018 版权所有